FOlK 白羽
河岸是一段时光——专访“河岸音乐人”白羽和他的朋友们
10
来源:看见音乐
文章附图



位于虹口区哈尔滨路的“RIVERSIDE·河岸 ”曾经是上海最重要的文艺场所之一,它的创办人白羽则是现在上海民谣的代表人物。以“河岸”为中心,上海的民谣和吉他音乐在这个大城市里依次散落,虽然不壮大,但也是上海这个城市独有的一种音乐景致。现在的“河岸”实体店因为白羽重新回归自己的音乐创作而暂告一段落。

《河岸》民谣音乐合辑就是为了纪念“河岸”和它身上的民谣时光而制作的一张唱片,收录了上海民谣几位重要音乐人的作品。他们也可以被叫做“河岸音乐人”,用他们最喜爱和擅长的民谣来纪念那个地方和时光,一定是最合适不过的。

在7月31日的《河岸》民谣合辑音乐会之前,我们和白羽、小魏、周勇、北戈、柏华五位“河岸音乐人”聊了聊,听听他们对“河岸”,以及上海民谣的一些回忆。
《河岸》合辑



答/白羽、小魏、周勇、北戈、柏华


白羽老师,您想做《河岸》这张民谣合辑的初衷是什么?
白羽:《河岸》合辑里收录的这十位民谣歌手都是以前在河岸艺术空间演出过的音乐人,我们聚集到一起来做这张唱片主要就是想怀念一下我们曾经相聚在一起的那段时光。


“河岸”的吉他聚会


您最早和谁聊过想做《河岸》合辑的想法?
白羽:好像是小魏和柏华吧。


二位觉得这个想法如何呢?
小魏:当时我就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尤其因为在上海这样类似的民谣合辑也不多,所以还觉得是挺有必要的。但是我当时就跟白羽提过一点,就是这张合辑的录音质量要稍微提高一下。因为我听过之前类似这种合辑,它们的录音质量还有选曲的质量都不是很高。我就跟白羽说就算我们之前没有录过这些歌,这次我们花点钱去重新录一下也是OK 的。


《河岸》里收录的歌也基本上是我们以前就听过的一些上海民谣歌曲。挑选曲目的时候有什么讲究吗?
白羽:我挑的那首歌叫《再见朋友》,其实是有象征意义的。因为“河岸”实体店已经结束了,不单单是我们几个音乐人在那儿的经历,也有我们和众多朋友的那段经历都告一段落了。所以用这首歌做这张唱片的结尾,也是想让大家有一点点感触。

周勇:我选的歌是《拜》……不记得为什么选这首了。可能就是因为我在“河岸”唱过这首吧,白羽也跟我提了一下,就选它了。

北戈:我选的歌叫做《十三路开往中山公园》。十三路从提篮桥开往中山公园一定会经过我们边上这个海宁路站。有些时候我会在这一站下车转车去别的地方,路过这儿的时候也会想起“河岸”。所以就选这首歌了。

柏华:我选的这首歌(《过往南方》)对我来说意义比较深刻吧。它有双层意义,第一是因为它是我写的第一首歌,描写的是我在南方生活了这么多年的生命感悟吧,第二层意义是这首歌其实是我在“河岸”和白羽老师相识,然后第一次演出的时候写的,花的时间很短。同时这首歌我在和白羽老师、小魏还有勇哥我们第一次“河岸”出行巡演的时候唱过这首歌。算是我第一段时期的一个总结吧。
柏华在演出


小魏:我选的歌是《儿时的愿望》。选它的原因很简单,它是我和tutu第一首正式录音的作品。之前因为一直在忙乐队的事情,我们民谣的东西都没有在好好做。唯一一首正式录音的就是《儿时的愿望》,而且录音的质量还算比较高的,于是就拿出来放到这张合辑里。《儿时的愿望》也是讲我们小时候有很多非常可笑但也很简单的愿望,长大之后才发现其实现在的愿望才最可笑,而且是遥不可及的。我也希望大家能通过这首歌想起自己小时候一些最纯真的东西。
小魏


聊聊大家是怎么走到一块儿的?
白羽:我跟小魏是之前在上海一个叫“哈雷酒吧”的地方演出时认识的。当时是我的乐队“小民是个机器人”的演出,然后小魏也有个乐队……叫什么来着?

小魏:叫Saturday Night。是一支日系原创乐队(笑)。

白羽:对对。然后跟柏华我们俩是在2003年,在上海多伦路认识的。周勇的话我们认识更早了,好像是在1998年还是1999年吧。

周勇:上个世纪的事情了!

白羽:认识北戈是在之前通北路的现场酒吧,现在搬到黄兴路那边了。我们也是演出时候认识的。然后合辑里其他的音乐人都是在“河岸”里认识的。


有过一块儿演出或巡演的经历吗?
白羽:挺多的。2011年还是2012年的时候有个长三角民谣诗歌节,当时就请了大家来参加这个演出活动。后来我们办了一个叫“河岸出航”的巡演,我们中间也有几位一起去了南方还有周边的城市演出过。
白羽


除了还在唱民谣之外,能介绍一下你们目前各自主要从事的工作吗?
白羽:我和小魏现在是全职音乐人。

周勇:我是一个卖保险的,可以做各家保险公司的业务,专业的保险经纪人

北戈:我是室内设计师。

柏华:我全职是做雕塑的,业余跟着白羽老师他们做做音乐。


大家之间有谁是很久没联系过的吗?
周勇:其实我跟白羽、小魏还有柏华熟一点,其他几位我不是很熟。我跟北戈以前就互相只是听说过,但没见过面。

白羽:还得说一下。这张合辑里面除了有上海的民谣歌手以外还有两位是在外地的,一个是在苏州,另一在南京。他们是木头文和管呆,这两位都曾经到“河岸”演出过。


跟我们回忆一下,上海的民谣从最早开始有演出,到现在经历过怎么的变迁?
小魏:最早我听到的上海民谣大概是04年05年在现场酒吧的时候,是刘四加老师,还感觉挺震撼的。那时候四加老师的三黄鸡乐队好像已经不做了,我看到他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吧,唱了首歌,说是“在这个灰暗的城市里/我们已经没有爱情”,唱得撕心裂肺的。当时我就觉得超感动的,虽然现在说起来算是大家觉得比较土的那种民谣……其实我也比较土,但我觉得四加老师那时候的情怀比我还要土……那时候唱民谣的真的挺少的,后来好像就是白羽老师了吧?
刘四加
前“三黄鸡”乐队主唱&贝斯手


白羽:我那时候去北京了。


小魏:怪不得没你消息了。后来到08年09年10年的时候就开始多起来了。我也开始唱民谣的时候,白羽老师就出现了。他出现之后就带动了一批民谣歌手。那段时间我就认识了白羽、周勇老师,还有左明亮,安来宁等等……大家都在696演出。那时候场地都比较小,所以气氛很适合民谣,尤其是696,我一直在那儿唱。自从696关掉之后好像民谣慢慢地没什么特别的聚集的地方了,现在大概就现场酒吧还固定有民谣唱唱。
白羽和佩佩在696


柏华:现场酒吧是经常有一些民谣的独立音乐人去那儿巡演。


小魏:然后育音堂是把民谣演出放在周一周四这样,看的人就少了点。现场酒吧可能不是那种正规的民谣演出,就是你想唱就上去唱,非常自由和开放的状态。周五周六一般会有正规的民谣乐队来演出。这个还是比较有意思。


白羽:11年做的长三角民谣诗歌节算是一次把大家聚集起来,做一个大规模演出的一个开端。那个时候给大家的机会就是能够互相学习了。之前我们上海民谣一般都是一个人上台,那个时候慢慢就开始变成组合的形式了。像小魏是加了键盘,我也加进了手鼓……很多人其实都成了民谣乐队。所以形式上上海的民谣是越来越成熟的。


柏华:我的看法的话。你看近几年各种音乐节越来越多,各地都在办,就民谣来讲它的内容和形式也越来越丰富了。像现在有一些世界音乐的成分,还有爵士布鲁斯的感觉都在丰富民谣的类型,这个民谣圈子的文化也越来越多样了。所以我觉得这是个好现象。


所以现在算是上海民谣的好时代吗?
柏华:是一个发展中的状态。还没有说定下来到底是好是坏,最后结果怎么样谁也不知道,但势头肯定是个好势头。


周勇:我可以分享一下对民谣这个音乐类型发展的看法。可能最早的时候我们听到的民谣是老狼高晓松这样的校园民谣,后来则是周云蓬这种带有人文精神的民谣来主导。不过现在最主流的民谣其实是小清新民谣,它的影响最大,而且听众最广最大。你想现在大家说到民谣,第一反应都是那样的小清新。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是民谣最好的时代,因为正是通过小清新民谣,大家,或者说大众才注意到民谣这种音乐类型。所以现在是民谣发展的最好的机会,但是以后肯定会有别的风格类型来代替小清新民谣,到时候就不是民谣在影响这个社会了。不过说到底我们在座的几个都不是小清新,其实我们算是乘着这股风,这个势头和顺风车把民谣唱出去的。


北戈:其实最早的时候我们古代就有民谣的,不是刚才我们说的周云蓬或者谁开创的。《诗经》里说的“风雅颂”,里面的内容就可以认为是当时的民谣。音乐也是一个轮回的,到了我们这个时代所谓的流行音乐,民间能听到的音乐都可以认为是民谣,没有必要按风格来定义它。只要你的音乐是来源于生活的,又高于生活,脱离低级趣味的都可以说是民谣。


白羽老师现在也投入在吉他教学上,您感觉现在上海的年轻人对于吉他,对于民谣音乐的热情和态度是怎样的?
白羽:媒体导向对于大众的影响还是存在的,其实就是现在流行什么大家就听什么。我回到上海之后开办了一个叫“周末吉他聚会”的活动,每次都有很多吉他爱好者来唱他们喜欢的吉他弹唱。但是我不说他们是民谣,因为他们唱的还是以当下流行的音乐为主。真正会唱到点上的民谣歌曲还是挺少见的。当然这是一大块,除此之外还是有一些真正的民谣歌手会从这样的聚会里出来,成为上海民谣的后续。
白羽在2015年“河岸”吉他聚会


再聊聊“河岸”,当初您和许佩佩老师创办河岸的时候希望它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所?后来发展状况如何呢?
白羽:就是一个文艺场所嘛。我一回到上海就开始办一些文艺活动,像影评会,诗歌会等等。我去了很多上海的咖啡馆,但是氛围不是特别好。我就跟佩佩讲,如果我们开咖啡馆就一定要开成上海最文艺的咖啡馆。但其实我们开的不是咖啡馆,是艺术空间。经常有很多导演来放映电影,也有话剧,诗歌,读书会……其中有一块就是民谣演出。

“河岸”开始经营以后我慢慢觉得自己的身份有点向一个商人的角度靠拢了,我作为音乐人,在经营“河岸”的两年内在音乐上没有很大的突破,专辑也延误了很久。所以内心是有压力的,我就跟佩佩商量我们把它关掉。


未来是否还有想法和精力让“河岸”重新变回实体音乐场地,或者再开一个这样的艺术场所?
白羽:有。但必须在自己有了一定影响力之后才会重新去做。


这张合辑的封面很特别。是谁来操刀设计的?
白羽:是佩佩和另外一个设计师来做的。

柏华:但这张封面好像是手绘的?

白羽:画的部分是当时给我画第三张专辑封面的画家莫清来画的。我自己打了个草稿,他画完了这幅画。然后佩佩他们通过调色最后做成这样子。


“静谧”是不是可以说是这张合辑的关键词?
白羽:“此时有声胜无声”,因为民谣它是安静的。我去年办了个演出叫“雕刻的时光”,所有观众都是安静地看完演出的。“静谧”这个感觉就是这样得出来的。


聊聊月底的这个合辑发布专场,大家都做了什么准备?
白羽:都非常积极!包括推广方面还有现场的准备吧。

小魏:有很多特别的准备啊,这次来看见音乐采访就算。

周勇:我最近在健身,到时候要以一个饱满的样子呈现给大家!


采访/Jack
图片来源/“河岸”豆瓣小站以及网络



业务工作

——

培训乐器:以吉他,贝司,非洲鼓,钢琴为主.

维修范围:钢琴调音,修理为主.
销售范围:钢琴,吉他类为主.
音乐制作:音乐伴奏带的制作以及录音(有试听曲目)

民谣白羽

——

    * 幸福是一朵巨大的云,安静地趴在你身上*      
     * 看书不是为了消遣,而是让自己更清晰的存在在这个世界,明白了解快乐的源泉*      
     * 独立思考能成就自己的独特的哲学体系,音乐成为表达自己对这个世界看法*

     * 我对这个世界深切的凝视,因为对它爱的深沉*


联系方式

——

baiyu7466@163.com

021-5671511

上海虹口区溧阳路1156弄5号

微信公众号folkbaiyu

QQ:15628805
马上建站